<p id="sxv1r"><strong id="sxv1r"><small id="sxv1r"></small></strong></p>

        當期嘉賓

        蘭亞東

        橫琴人壽 董事長

        蘭亞東,現任橫琴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并擔任橫琴金融行業協會會長、中國健康旅游保險產業聯盟副理事長。

        曾任中國人民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人保壽險)執行董事、董事會投資決策委員會委員,副總裁、黨委委員。

        橫琴人壽董事長蘭亞東:數字化推動用戶經營方式發生改變

          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加速發展,科技賦能帶動保險行業持續轉型升級,互聯網已成為加快行業高質量發展最具活力的因素。

        中國目前已成長為全球第二大保險市場,未來以高科技為載體的保險服務化將是我國保險業發展新的增長點。但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使行業發展蒙上了一層陰影。保險科技能否扛起重任成為破局關鍵?保險業數字化轉型是否會步入快車道?這些都成為行業最為關心的問題之一。

        為此,中國網財經聯合保險行業權威專家——北京工商大學保險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導王緒瑾傾力打造《互聯網保險·創新與合規》欄目,邀請業界大咖共同討論,力圖解碼互聯網保險以及保險業數字化轉型的未來發展路徑,為行業健康發展貢獻綿薄之力。

        撰文|郭偉瑩 程宇楠

        2016年12月28日,橫琴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橫琴人壽”)正式在被譽為“粵港澳大灣區財富島”的廣東橫琴注冊成立。

        作為新生壽險公司,橫琴人壽成立伊始便將“家庭賬戶”、“科技驅動”和“合伙型分銷網絡”確立為三大發展戰略。2020年,橫琴人壽因時而變,將“科技驅動”戰略升級為“數字橫琴”戰略。

        經歷四個完整經營年度,橫琴人壽于2020年扭虧為盈,總資產突破230億元。保險業務收入逐年穩步增長,成立首年為8.6億元,到2020年末已提升至66.2億元。

        近日,橫琴人壽董事長蘭亞東在接受中國網財經記者專訪時表示,數字化是企業基本的生存能力,立足當下、面向未來,數字化不是“要不要”的問題,而是企業必需的發展之路。數字化時代使得壽險公司經營用戶的方式發生改變,未來保險業的核心競爭力將圍繞在對用戶的了解程度。

        隨著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進一步深化,為身處深度合作區的橫琴人壽帶來了全新的歷史機遇。談起對深度合作區的規劃,蘭亞東充滿期待。他也特別強調,創新過程中,合規是底線。橫琴人壽將始終從真實的用戶價值出發,積極通過數字化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用戶經營方式發生改變

        2016年8月,帶著過去二十多年的壽險從業經驗,以及對未來保險行業3.0時代的判斷,壽險業老將蘭亞東一路南下橫琴,開始著手橫琴人壽的籌建,一家“未來壽險公司”的藍圖也逐漸清晰并開始擘畫。

        經歷四個完整經營年度,橫琴人壽于2020年實現扭虧為盈,較壽險行業“七平八盈”的盈利周期顯著縮短。保險業務收入穩步增長,由2017年末的8.6億元提升至2020年末的66.2億元??傎Y產則由成立之初的20.9億元達到2020年末的233.9億元,四年間總資產規模站上200億平臺。

        而取得這樣的成績,與橫琴人壽的數字化轉型密不可分。

        蘭亞東向中國網財經記者表示,數字化是企業基本的生存能力,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是一條必需的發展之路。中小險企要及時根據前瞻性判斷來調整當下的策略,逐步加強數字化建設、推動數字化發展;積極吸收年輕化人才,接納新鮮的思維模式,助推數字化轉型。

        他表示,“數字橫琴”是公司核心發展戰略之一,也是保證另外兩大核心戰略落地的基礎。橫琴人壽的數字化分為兩步走,即“引進學習”和“自主自由”。

        “初創期,我們的定位是學習引進,提升自己的能力。隨著自身科技能力的提升,逐漸從‘借船出?!?,演變為構建自己的‘造船’能力?!碧m亞東如是說道。

        展業伊始,橫琴人壽將數字化戰略定位為“科技驅動”。在這一階段,橫琴人壽積極與先進的保險科技公司合作搭建自身互聯網平臺。例如,客戶運營中心決策平臺、數據監控平臺等。在平臺搭建過程中學習先進的互聯網思維,逐漸增強自身科技水平。

        2020年,橫琴人壽將“科技驅動”戰略正式升級為“數字橫琴”戰略,成立數據中心,積極引入行業內優秀的數字化人才,夯實數據基礎建設,探索全流程的管理和業務數字化,開啟了數據資產成長之路。

        “我們適時成立兩個創新型部門,一個是創新型業務事業部,另一個則是數據資產事業部。而且,從今年開始,科技中心的定位已經向向數據資產中心逐步轉化?!睋m亞東透露,目前創新型業務事業部已經實現盈利,而數據資產事業中心也將逐步成長為橫琴人壽的利潤中心之一。

        蘭亞東表示,從整體結構來看,除保單資產之外,橫琴人壽還要積累數據資產。而隨著數據資產的積累,也將代表著“數字橫琴”戰略的量化評估和有效落地。

        在采訪過程中,蘭亞東多次提及到“適應”這一關鍵詞。在他看來,“適應”意味著“主動”。也就是說,在時代和市場變化之下,保險公司要主動思考、調整發展戰略。

        而這一策略,在橫琴人壽的發展過程中頗有體現。

        作為一名浸潤保險業三十余年的老將,蘭亞東能夠敏銳捕捉到細小的行業問題,其中便包括家庭保單配置合理性的問題。正是從該問題出發,橫琴人壽于2017年末推出“家庭賬戶”戰略。

        蘭亞東表示,“家庭賬戶”是基于數字化手段,為家庭用戶提供個性化、一體化的保險解決方案。其中,不僅要解決風險管理的問題,還要解決家庭資產合理配置以及財富傳承等多種問題。

        “如今,為實現‘家庭賬戶’更好的落地,橫琴人壽科技中心正在搭建完整的數據處理機制,旨在打造涵蓋智能計算、個性化推薦、生物醫學、基因工程等更強大功能的全方位、全周期家庭保險產品。將來還要打通醫療等數據,幫助家庭成員管理健康,為用戶提供線上線下不同場景的幫助?!碧m亞東表示。

        蘭亞東指出,隨著數字化轉型升級,保險業的生產關系也在不斷進化。為應對傳統保險銷售方式的業績“陣痛”,橫琴人壽制定了“合伙型分銷網絡”戰略。合伙型分銷網絡具有“小組織、自驅動、規則透明”的特征,基于客戶需求,為家庭進行個性化定制的顧問式銷售方式。

        蘭亞東表示,小組合伙的形式是基于數字時代價值觀底層邏輯認同的、靠自驅力運作的工作單位。這不僅是橫琴人壽當前實踐的路線,也將是未來整個行業將要轉變的方向。

        蘭亞東坦言,未來保險業的核心競爭力將圍繞在對用戶的了解程度。他表示,數字化時代,使得壽險公司經營用戶的方式發生改變,也將進一步徹底改變整個公司的經營方式。這一進程可能需要5-10年,要有耐心,但整個行業都發生轉變后,保險業就會得到新一輪的成長。

        合規是創新的底線

        2016年12月,橫琴人壽誕生并立足于橫琴及粵港澳大灣區。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逐步深入,也為身處橫琴的橫琴人壽帶來獨特發展機遇。

        據了解,近年來橫琴人壽已探索多款粵港澳大灣區跨境保險。例如,2019年開發粵港澳大灣區跨境醫療險、外幣意外險;2020年在行業內率先落地粵港澳大灣區專屬重疾險。

        蘭亞東表示,目前已上市的跨境醫療險等產品銷量很小,均處于微利或是盈虧持平的狀態,產品和系統研發費用往往是保費的幾倍甚至數十倍。但橫琴人壽不會因為看不到眼前的經濟效益就停止探索。作為誕生并立足于橫琴的保險企業,這也是我們應該履行的社會責任。

        “十四五”時期,廣東省政府將攜手港澳共建大灣區國際金融樞紐作為重點戰略之一,粵港澳大灣區戰略合作再一步加深。9月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明確了合作區金融改革創新、推動金融業擴大對外開放、促進粵港澳大灣區金融市場互聯互通具有重要意義。

        對于橫琴人壽而言,如何利用區位優勢,探索保險產品創新,同時服務大灣區發展,成為業內備受關注的話題。

        蘭亞東表示,港澳和大陸的保險業發展各有特色,港澳保險公司可以帶來更多的國際化視角,而大陸保險公司也具備豐富的本土市場洞察,多方互通有無,未來將大有可為。

        談起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蘭亞東充滿信心和希冀。他表示,未來探索的方向有很多,例如,如何更好的保障境外保單權益;如何實現國際化業務;如何與港澳金融業共同建設合作平臺等。

        除以上探索方向,蘭亞東表示,橫琴人壽將繼續在監管部門指導下,提升自身數字化、平臺化的核心競爭力的同時積極探索與港澳保險業開展更多合作。下一步,將圍繞集聚中高端人才、打造創新創業基地、設立專項股權投資基金、開發保險創新產品、開展保險服務創新、組建專業高效的經紀人隊伍、設立保險科技公司、探索與港澳金融機構研究深度合作區的保險資產平臺、服務支持深度合作區公益和民生事業等九個方面持續助力深度合作區發展,其中部分項目已相繼啟動。

        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對于橫琴人壽來說,不僅搭乘著數字化的“快車”,還肩負著為深度合作區探索金融創新的責任使命,“合規”自然成為探索的題中之義。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涉及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兩個關稅區、兩種貨幣,最終目標是要構建與澳門一體化高水平開放的新體系?!碧m亞東提出,合作區的跨境金融發展可能要經歷三個階段:

        第一,是基于合作區或粵港澳大灣區居民的工作和生活需求,開放特定的產品和服務階段。蘭亞東指出,這一階段的基本特征是單點突破,以試點和測試為主要目的,兩地金融機構在監管部門的指導下審慎探索諸如跨境理財通、跨境醫療險等重要課題。

        第二,是基于“監管沙盒”邏輯下規則和流程的銜接階段。蘭亞東認為,粵澳兩地的金融機構可以發揮各自優勢,聯合開發產品,分別在兩地監管部門進行審批或備案,實現同一產品在兩地同步上市。

        第三,是深度融合協同發展,構建一體化高水平開放新體系階段?!皺M琴粵澳跨境金融最終的目標是實現一體化”,據蘭亞東介紹,從金融機構角度而言,所有的市場參與者在同一個市場,基于同樣的法律制度環境,在同一套監管規則和制度之下開展公平透明的市場競爭。

        蘭亞東指出,當前深度合作區是“一國兩制”下的探索范本,大陸與港澳分別施行不同制度,在具體規則銜接的過程中,當前尚處于“單點突破”的階段,橫琴人壽將在監管部門認可、鼓勵的方向上盡可能地做更多地參與和探索。

        而從整個市場環境來看,互聯網已成為保險消費者越來越多選擇的購買渠道。但快速的發展背后也出現了部分自媒體無證經營、傳播虛假信息、誤導銷售等現象,不僅嚴重損害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也影響了保險業的形象。

        對此,蘭亞東表示,從長期來看,技術進步應該給消費者帶來更好的體驗,以及性價比更高的服務。

        在此過程中出現的問題,一般來說,主要有兩種情況。其一的典型代表是“退保黑產”,這企業或個人初心出現了問題,打著技術進步的旗號謀取私利;其二的典型代表是“夸大宣傳”,這是企業在進行科技創新過程中對現有政策的理解和判斷出現問題,通過打“擦邊球”的方式尋求更多利益。如果保險市場主體基于市場和消費者變化的需求,做出合理嘗試,在監管部門在現有規則框架下對此持有包容和開放態度的前提下,企業在不斷復盤調整后,應不斷優化,提升客戶體驗和價值。

        對于橫琴人壽來講,蘭亞東表示,在創新過程中,合規是底線,橫琴人壽將始終從真實的用戶價值出發,在遵循監管主線的情況下,積極通過數字化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往期回顧

        欄目介紹

        未來以高科技為載體的保險服務化將是我國保險業發展新的增長點。 面對疫情突襲,保險科技能否成為破局關鍵?保險業數字化轉型能否步入快車道? 中國網財經傾力打造《互聯網保險·創新與合規》欄目,北京工商大學保險研究中心作為學術指導單位,邀請行業大咖共同解碼未來發展路徑。

        團隊介紹

        統籌:孫朋浩 郭偉瑩

        撰稿:郭偉瑩

        設計:崔志梅  程宇楠

        開發:楊雪  孫毅

        大地影院在线播放免